首页 > 教育 > 教育专题 > 正文

大学的回忆

核心提示: 记录那些在哈工大度过的闪光的日子。

h

1980年9月1日,我背着简易的行李走出了哈尔滨火车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很快就找到了哈工大接新生的汽车,煞是兴奋。汽车一路飞奔在不太宽的沥青路上,间或可看见一辆东北城市独特的有轨电车。路的两侧几乎全是涂着黄色涂料的楼房,路边的树叶已开始变黄,透出秋天的萧瑟。汽车拐来拐去,不知过了什么时候,我忽然看见一幢不太高的建筑上挂着“哈尔滨工业大学第四食堂”的牌子,接着又陆续看到第三食堂、第二食堂、第一食堂,几乎是同样的建筑。当时心想:食堂怎么这么小?后来才知道,虽然门牌不大,里面甚是宽敞,且食堂提供的饭菜品种多、质量好,价位也合适。

汽车又拐了个弯,很快就停在了学生第一宿舍门口。宿舍门口负责接待的老师很热情,在这里,我认识了陪伴我们四年的辅导员程建华老师,系分团委书记顾德库老师。老师把我带到了地下室61号宿舍,在这里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

刚入学时,我不会说普通话,一口的山东方言。同宿舍的林金国同学与我类似,不同的是他讲福建方言。一天,林金国同学问我有没有“xinzi”,我反复问了几遍,就是不知道“xinzi”是何物,无奈只好拿出纸笔,让他写,他很快写出“信纸”两个字,我们不禁莞尔!

同宿舍的孟春祥个头中等,身体健壮,对足球很有研究。这位仁兄食量很大,一般要吃三个馒头或者八两米饭。有一天吃完晚饭后,又买了八个烧饼带回宿舍,说是想着同学们晚上饿,大家可以分着吃。没想到其他人都没回宿舍,他一个人听着收音机,哼着小曲,看书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情不自禁地拿起烧饼开吃,边吃边写,吃完一个接着吃第二个,不知过了多久,等同学们都回来时,八个烧饼已经下肚,大家得知此事,甚是愕然!

h3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生活水平还较低,记得当时我们是50%的粗粮,每月有2斤大米票算是奢侈品。一天吃完饭刚走出食堂,徐荣棣把我拉到一边,从兜里掏出几张大米票塞到我手里,告诉我他经常回家吃饭,不太需要这些大米票,执意送给我。推辞不掉,心里非常感动,当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却是终生难忘。这几张大米票,比现在的山珍海味要珍贵百倍!

我自幼体弱,缺乏运动能力和运动天赋,主要锻炼方式是走路。也许是从小养成的习惯,走路较快。记得有一次与马云辉等几个同学去松花江边玩,一般乘公交车要换乘一次车,需要一角五分钱,若从博物馆乘车仅需一角钱,于是从工大到博物馆的路程,我们选择步行,既锻炼又省钱,走到博物馆,大家又商量再走几站,乘车可多省五分钱,于是沿着公交线路继续前行,走到下一个换乘点又觉得离松花江边不远了,索性不乘车了,就这样变成了全程徒步旅行。

每年的元旦联欢也甚是有趣。印象最深的是班长孙柏春的画,大幅的水墨画“江山多娇”挂在教室墙上很有气势。晚会的对联也颇具特色,不知是哪个班的教室门上贴着一幅对联——上联是“土豆白菜高粱米”,下联是“学士硕士工程师”,横批“后味无穷”,很有趣。我们班的大文豪张立凯写的对联更显档次,上联“春归何处觅,问茫茫雪原,问百丈冰崖”,下联“业精何日成,看满天星斗,看夜半灯光”,横批“春在心中”。对联客观展示了大学生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以及勤奋朴素的优良学风,这种学风也使我们两个班在考研中取得了十分优异的成绩。

h2

四年的大学生活,虽然短暂,但许多事情令人难忘。转眼间40年过去了,时间并没有冲淡同学间的友谊,反而使这种情感更加浓烈。特别是几年前几位爱好运动的同学组建的跑马群,更是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跑马不仅锻炼了身体,也促进了同学间的交流,增进了友谊。

2018年10月,柏春、张帆、亚彬、长滨、海林、海平等同学去芝加哥跑马,东道主克准负责接待。张帆在群里发了一张吃饭的照片,因我儿子在芝加哥留学,我就将照片转发给他看看这个地方离他有多远,他竟然从照片中发现了他的室友鲁潇阳,也是张帆的小朋友,这就促成了儿子与叔叔们的芝加哥会面,成就了两代人的友谊!

今年是母校百年华诞,谨以此文向母校表示祝贺,感谢母校对我们的培养教育,祝母校再创辉煌!(青岛科技大学国际学院 王守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张贝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