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教育快讯 > 正文

生活随笔——旅途

核心提示: 不知什么时候会彻底疲倦,停在这旅途不可预知的终点。

旅途

我看见一条铁轨,

蜿蜒曲折,望不到边,

出没于田野和山田。

当温暖的阳光驱散了昨夜的风寒,

我看到列车缓缓开来。

不知道它开了几天,要走多远。

它所经过的都已离它远去,

唯一着它到最后的,就是时间。

它缓缓地驶向远方的地平线,

一路上的风景,有好有坏,

不知什么时候会彻底疲倦,

停在这旅途不可预知的终点

  

西楚霸王祭    于正洋

斜阳落日满江红,

宝剑归鞘血犹腥。

逐鹿中原今何在,

楚汉天下百万兵。


时光

在苍茫的大海上,人们各自乘着帆船游荡。

有时搏击惊涛骇浪,有时也会失去方向,

这些小船,叫做人生;

这片大海,叫做时光。

没有船能到达彼岸,也没有人能走到地老天荒。

年轻时每个人都有过的荒唐,

中年时身不由己的彷徨,

老年后才渐渐地不再迷茫,

在进入坟墓的那一刻,这些都会被不可挽回地遗忘。

总是有人想回到过去,可是这片大海注定没有船能够返航。

时光带来了一切,最终又把它们全部埋葬。

微信截图_20180910095914

时光

在苍茫的大海上,人们各自乘着帆船游荡。

有时搏击惊涛骇浪,有时也会失去方向,

这些小船,叫做人生;

这片大海,叫做时光。

没有船能到达彼岸,也没有人能走到地老天荒。

人人都曾有过的年少轻狂,

中年时身不由己的彷徨,

直到时日无多的时候才渐渐地褪下所有的力量。

在妥协中奔忙,在诱惑前迷茫。

合上眼睛的那一刻,这些全都毫无保留地被遗忘。

无论是苦难还是辉煌,

无论是繁荣还是苍凉。

都不重要。

因为这一切都是时光带来的,

注定要被时光埋葬。

 

永遇乐  忆稼轩公

故人已去,千年中,万古几度秋风。

金戈铁马,刀枪红,剑上鲜血犹腥,北国无言,南疆无声,谁人走华容?

可怜天下,无人识得英雄。

遥望狼烟烽火,当年是何人,缚住苍鹰?

烈士暮年,忆往昔,多少岁月峥嵘。

淮水之畔,古战场之上,皓月当空;

那一夜,梦遇百万雄兵。


沁园春  悟空

日月重演,

几度天上,

几度人间。

望落霞满天,

石心难安;

几回相思,

几次恩怨。

乌云遮日,

天色昏暗,

世恶道险人心乱。

五百年,

问人间几度,

沧海桑田?

人说人命由天,

我说天也不过是尘埃。

看金箍一点,

天地崩坏;

踏碎灵霄,

决众河山。

功败垂成,

紧箍当头 ,

长烟落日旧人倦。

千年中,

天地不变,

我心已灭。


仓央嘉措   诗评

“那一天,闭目在养经殿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升起玛尼堆,不为求神,只为保你一世平安。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近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过十万大山,不为超度,只为来世与你重逢在山巅。“

仓央嘉措,这个短短20余年的生命,是中国诗词史上一颗耀眼的明星。

仓央嘉措,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六世达赖喇嘛。他的前世,是历代成就最大的达赖喇嘛,五世达赖罗桑嘉措。这个苦心经营,数次把处于危机中的格鲁派拯救出来的人,在圆寂之际嘱咐他的弟子,格鲁派的第巴(最高执政长官),密不发丧,抓紧时间培育下一任转世灵童的势力。可是这时候格鲁派的支持者,蒙古准格尔部的势力由于惹怒清政府而被打败,而且第巴桑杰嘉措密不发丧的事情败露,又惹怒了清政府。而格鲁派的敌人,蒙古和硕特部的首领拉藏汉就趁机对清政府诬陷羽翼未丰的仓央嘉措是假达赖,于是清政府就要求将仓央嘉措押送回京师。最后病死于青海湖畔。享年仅二十余岁。

他的尊贵身份带给他的只有苦难,他从小就被迫学习让他厌烦的经文。他曾化名偷跑出去与当地年轻人们游乐,并爱上了一位姑娘。但后来被发现,由于他的身份,这种爱自然就没有结果。他那时写的情歌是他的诗中最主要、最著名的部分。

写诗是历代达赖的必修功课,但之前的达赖诗都像汉族的”文人诗“一样,并不通俗。而仓央嘉措风格大不同于以前,写的诗通俗易懂,如同民歌,清新脱俗,别具一格,汉译本中既有如”世上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的七言诗体,也有如”你来了,铺天盖地,我去了,一抹浮云“的现代诗体,都堪称一代经典之作。

青岛第三十九中学,高三八班,于正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