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教育快讯 > 正文

教师给30余本教材找错

核心提示: 教育部:有关出版社将更正

近日,北京林业大学教师施兵“找茬”大学英语教材一事引发广泛关注。无意间发现一本大学英语教材的错误,使得他开始了历时两年对大学英语教材的“找茬”历程。通过查阅100多本教材和资料,他撰写了一份近30页的《大学英语教材质量分析报告》直谏教育部。

昨天,记者从教育部获悉,有关出版社对查证属实的问题,采取措施进行更正或将在教材的修订改版过程中更正。教育部将对高校教材建设与教材质量提出明确要求。

京华时报记者张晓鸽

□事件经过

教师给30余本教材“挑错”

2009年从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毕业后,施兵来到北京林业大学工作,从事大学英语教学。

两年前,他在图书馆看书时,偶然发现一本英语读物有语言错误,当时并未在意,后来他关注一些国家十一五、十二五规划教材、教育部推荐教材、教育部教学改革试点教材,错误仍在。经过半年的考证后,他认为“问题非常严重”。

震惊之余,他开始有针对性地搜集教材,通过图书馆和书店多方面“取材”,系统地“找茬”大学英语教材。“教材中的不少错误都是在课堂上学生容易混淆的知识点。教育部明确规定,大学英语这门课就是要教如何正确使用语言,如果教语言学习的教材本身出现这么多问题,是很不应该的,教材是起示范作用的,必须非常规范”,施兵称,到2014下半年,他找出了10套教材的问题,这让他认为有必要将其形成调研报告,并引起教育主管部门的重视。从2014年起,他一共查阅了100多本教材和资料,发现问题教材达30多本。

今年5月和9月,他将自己历时两年单独完成的近30页的《大学英语教材质量分析报告》分别递交给了教育部和中纪委。在这份报告中,施兵明确指出了教材中存在的语言错误和非语言错误。他说,书有差错率没错,但作为教材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语言错误,因为教材本身就是教学生学语言。

在这些出错教材中,包括南京师范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山东师范大学等高校的教材,施兵甚至也指出了自己所在的北京林业大学英语教材中存在的多处错误。

他介绍说,2014年,他所在的北京林业大学承接了教育部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示范点项目,一套教材共三本书,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这套教材出现了大量的错误,其中《西方文化读本》《中国古代社会与文化》《中国当代社会与文化》各类错误竟然累计超过100个。

□官方回应

将对教材质量提明确要求

针对此事,教育部高教司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5月29日、6月16日,他们收到了北京林业大学施兵老师写给教育部大学英语指导委员会的信件及《大学英语教材质量分析报告》后,高度重视,于6月17日将核查措施回复施兵老师,并在6月18日向涉及的9家出版社发去了《关于请协助调查相关教材问题的函》,要求相关出版社协助调查,并将调查情况以书面形式反馈我司,请各出版社提出书面整改方案,并在教材修订版中予以及时更正。同时,将施兵老师信件及材料转交大学英语教学指导委员会。

目前已有8家出版社回函,均表示对协查函所涉及的问题进行了核查,另外一家表示正在对涉及的问题查证并处理。有关出版社对查证属实的问题,采取措施进行更正或将在教材的修订改版过程中更正,并表示将严格按照《出版管理条例》、《图书质量管理规定》、《图书质量保障体系》和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狠抓出版物质量。

该负责人还表示,目前教材已经市场化了,在选择什么样的教材上,学校是有自主权,可以自己把控的。教育部正在研究制定进一步加强高等学校教材建设、选用与管理的指导意见,将对高校教材建设与教材质量提出明确要求。

此前,教育部高教司在回复施兵时表示,在指导意见里将对教材的质量问题进行规范,对于“什么样的教师可以编教材”也会有指导意见,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编教材。

□业内观点

细小错误不能说明水平差

业内人士表示,大学英语教材编写的一般是由出版社发起,成立编委会,编委会的成员一般都是大学老师。一些比较有水平的出版社,一般都会反复与这些编委会的老师沟通,讨论这个教材该如何编写。基本都是老师编出一稿,编辑修改一稿。除了编者外,还会有一个外语教育方面的权威专家作为主编,也就是主审人,对教材的整体质量进行把关,在出版前也会由相应的编辑进行严格的校对、加工。

“出版一本质量比较高、使用范围比较广的教材,是一个持久的工程,起码需要三年。不过,如果只是作为校本课程,半年或一年就可能做出来。”该人士表示,按照严格的出版标准来看,教材出现错误是不应该的,但即便是欧美出版的教材,也很难保证丝毫没有错误,因为一个拼写甚至一个标点符号不准确都能称之为错误。但事实上,在行业内,只要没有出现语法错误、常识性错误、逻辑不合理或者难度严重把握不准,比如第三册难度明显低于第二册等情况,都不算是大失误,一些细小的错误在所难免。如果只是出现了这些错误,只能说编教材的时候不够认真,而不能说明编者的水平差。

“我对事不对人。虽然指出自己同事的错误也很尴尬,毕竟都在一起共事,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是我认为大学应该是一个追求知识和真理的地方,必须要有人来做这件事。

出现这么多差错,一方面是因为编者自身的英文水平不够,出了错误自己意识不到。错误本可以避免,但编者懒得查字典和语法书,责任心不强。

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教材编写队伍准入门槛过低,教材审定漫不经心。同时,在教材编著方面还存在一些“怪现象”,比如有名气的教师找一帮学生甚至承包给他人编,自己只挂个名。我认为,这也是一定程度上的学术腐败,应该引起足够重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