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教育快讯 > 正文

孩子在考场奋笔疾书家长在场外各种“后援”

都说高考不仅是考学生,更是考家长。考试期间,孩子们在考场里奋笔疾书,家长们则在考场外用各种方式做好“后援”。父母守望的眼神,仿佛穿过了考场大门,为考生们注入一针“强心剂”。

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 记者 于波 徐美中 赵黎 马晓婷

前日,记者兵分多路在各考点采访考场外焦急的陪考家长们。在儿女迎接人生的这一重要转折点时,陪考的家长们成了孩子们并肩作战的战友,也是孩子们奋勇争先的“加油站”和坚实的“大后方”。

夫妻请假全程在家陪考

早晨吃炸鱼、中午摆甲鱼、晚上鲳鱼……高考的第一天,青岛58中考生陈奕璁 “顿顿有鱼”,在父亲陈文涛看来,这也是为了讨个好彩头。为了能让儿子有个好环境学习,高三整整一年,夫妇俩都在学校附近租房陪读,高考期间更是双双请假在家陪考,每顿都变着花样给孩子做好吃的。高考前一天正好是儿子的18岁生日,夫妻俩买了小蛋糕,一家人简单庆祝了一下。

陈文涛告诉记者,自己在市北有房子,但为了孩子,去年在青岛58中附近租了一套房子,夫妇俩陪着孩子读书。前天下午儿子在家复习,陈文涛和妻子都不敢在家待太长时间。昨天是高考第一天,清晨5时许,陈文涛和妻子就醒了,担心打扰儿子休息,两人一直没敢起床。直到早晨6时许儿子起床后,夫妻俩才忙着做饭、准备考试用品。“亲戚打电话说应该多给孩子做鱼吃,我们就赶紧去买了鱼,一大早起来炸了。”陈文涛说。上午把儿子送去考场后,夫妇俩又去买了几条摆甲鱼。 “寓意好,讨个彩头吧。”上午10时许,夫妇俩便在厨房忙活了起来。当天中午,除了鱼,陈文涛还给儿子准备了黄瓜等清口菜肴。陈文涛说,晚上他们准备给儿子做鲳鱼吃。 “顿顿有鱼,希望孩子能发挥好一些。 ”陈文涛租的房子下月到期,高考结束后,他们一家就将搬回自己的房子里。

顶着大太阳守在考场外

下午2时10分,青岛2中考点打开大门。明知孩子中午在学校吃饭休息,下午直接进考场,但徐女士和丈夫还是在门外翘首往校园里张望。“看不到的,孩子们自己就进去了。 ”有家长在一边提醒他们。徐女士温和地笑笑,说自己也知道看不到,但就是紧张。徐女士的孩子是青岛2中高三1班的学生,她说孩子发挥不稳定,级部十几名到几十名都考过。夫妻俩自己做生意,高考这两天,他们便给自己放了“高考假”。

早晨把孩子送进考场后,徐女士和丈夫从车上拎了马扎出来,到树荫下坐等。 “就怕孩子有什么突发的事要出来找家长,其实想想不可能有事。 ”孩子在学校食堂吃饭,省去了中午奔波的劳累,徐女士本想着回家给孩子准备点晚饭,可坐立不安地待了一中午,她发现,根本吃不下东西,“我在家等着难受,不如到考场外面来等,家长一起说说话,感觉距离孩子近一点,心里还踏实点。 ”等待的时候,徐女士和几名家长聊起上午的考题。山东卷作文、上海卷作文,家长们个个信息灵通,颇为专业地点评起了试卷的难易程度。 “其实孩子不知道我们在外面守候一天,我们也不愿意让孩子知道,怕增加他们的心理负担,但除了等,别的什么事我都干不下去。 ”

现场目击

外孙女高考外婆来助威

父母忙工作“白发陪考族”上阵

“我外孙女还不知道我来1中考点了,我没有告诉她,早上7点20分她和她妈妈先走,8点我自己从澳门路打车来的1中。 ”上午10时许,记者在青岛1中考点门外见到了74岁的“陪考外婆”汪亚先。她坐在石墩子上等外孙女考试结束,还准备好了手机拍照片。“他们都不让我来陪考,但我女儿和女婿在市立医院工作,平时都很忙,早上送完孩子他们就赶回医院上班,中午趁着休息的时间再过来,可能外孙女考完试了,他们还赶不过来,我正好来帮帮忙。 ”老人说,女儿交给自己的任务,就是等外孙女考完试了,带着她去事先订好的酒店吃顿饭。

和汪亚先一样的“白发陪考族”还有68岁的王玉香,她特意从胶州赶来陪大孙女高考。“她的父母工作都特别忙,没有时间来陪着孩子。 ”王玉香告诉记者,6月11日小孙子又要中考,到时候还要从老家来陪考。

和晚报结缘高考又相伴

晚报考生补给站遇到“老朋友”

昨日下午,晚报全媒体考生补给站来到了17中考点,工作人员带来了矿泉水等,免费向送考的家长发放。一听记者来自青岛晚报,一名家长告诉记者,自己全家曾经多次参与晚报“五一免费拍摄全家福”的活动。

“今天是来送我儿子段寒硕高考的,他很幸运,在本校高考,我们全家大概参加过四五次你们的全家福拍摄,都留在家里保存着。每次去拍摄,别看他爸爸有时候工作忙没参加,但是我儿子每次都参与了,第一次去拍照似乎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呢。”市民韩蔚告诉记者,儿子的情绪比较稳定,但是孩子的爸爸比较紧张,昨天早上五点多就醒了,给儿子准备早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晓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