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教育快讯 > 正文

马丽生(1962-1990年任教):难忘“北小”

核心提示: 转眼间,我已经退休二十三年多了。一想起在学校教学的日子,那时学生的学习、劳动、生活,老师之间的友情,洗澡互相搓背的情景历历在目。

难忘“北小”

马丽生

1

转眼间,我已经退休二十三年多了。一想起在学校教学的日子,那时学生的学习、劳动、生活,个个那天真活泼的小脸,老师之间的友情,洗澡互相搓背的情景历历在目。有时在傻傻地想,傻傻地笑,沉浸在愉悦中。有时我在想,如果有来生再当老师的话,我一定和学生打成一片,欢快地跳呀,欢快地玩呀,了解他们的需求,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了解他们的理想,更好地关心他们,放下老师的架子,和他们友爱相处。有的学生到现在提起当年我每天给他们蒸饭的事,他们很感激,这又算什么?

当时自己在学校是送毕业班的,工作压力大,考初中无论领导、班主任,还是学生都有很大的压力。学生的学习成绩参差不齐,我曾遇到两个学生连个字都组织不好,甚至缺胳膊少腿,这不是太夸张了吗?确实是这样,我只好耐心地从偏旁部首入手教他怎样组成一个字。为了不让一个学生掉队,就要花时间给他们补课,这样才能保证考试不落榜。因此班主任就会把所有任科老师不想上的课,比如:图画、体育、唱歌等这些时间用来给学生补课,什么作文、讲评、复述课文、背诵课文,我要求学生该背诵的课文一定要背过,长篇文章一定会复述,让学生养成爱读书的习惯,从而提高口头表达能力和写作能力。每天下午放了学,还要把个别学习差的学生留下补一个或半个小时的课,但学生太累,就心不在焉。为了减轻学生的负担,当天学的生字,每个字只写4个,然后自己再默一遍。第二天我再默写检查一下就行了,这样比一个字写五、六行节省了不少时间,多余的时间可读课文(我孙子、孙女到现在不爱看书,在小学时他们不读课文,他们总是强调老师没有布置读课文的作业,所以他们也总不听家长的指挥)。

送走了一个班又要接另一个班,不管领导交给什么任务都要努力完成,对工作认真不马虎。有一年学校有一个落榜生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个学生他们的家原先在燕儿岛路住,刚分到了一个套二的大房子,后来他们的家长为了两个宝贝儿子的学习,忍痛换了房子搬到北京路小学旁边的一个半地下室里住,结果这个孩子没考上初中,只能重读上六年级和五年级。当领导把他送到四年级时,就是四年级的课本上字他也没有默写出几个。在这种情况下,学生的母亲哭成泪人,真是好可怜呀!我的心也软了,就这样,领导把这个学生硬塞给了我。为了给领导解难,我只好收下了。后来,学生在作文《我的老师》就写了当时我是怎样收留了他。看来,他对我很感激。但是,为老师拒收也很受刺激。在他的小小心灵中,深深打下了烙印。这个学生现在已经当了经理,给他父母买了一套很大的房子,算是有志气。

送毕业生班太辛苦了,有三家的学生兄妹三个都是我送他们毕业。老师们都说教一年级很舒服,小孩进校两个月就会调教好。后来,就像吃面条那样顺手。我下决心要体验一下,于是我向领导提出教一年级的要求,他们终于答应了我的要求。接了班后,我真感到好轻松,他们那聪明、活泼、可爱的小脸,真叫人喜欢。他们聪明极了,学什么会什么,有的老师星期天给学生补课,他们通知了我,我没有让学生星期天到校补课,我觉得没有必要,应该让学生休息好。他们到领导面前告我的状,幸亏期末考试我班上的成绩在级部里名列前茅,我并没有骄傲,对小孩不能搞疲劳战术。教毕业班时,我也主张有电影就要让学生看,看场电影不会影响学生的学习,该放松就要放松,玩要玩个痛快,学就要学个踏实。

马丽生(1962-1990年在青岛北京路小学工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林无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