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教育快讯 > 正文

杨作福(退休教师):会教自然课的语文老师

核心提示: 我出生于1924年,经历了近一个世纪风风雨雨,亲历了北洋军阀混战、国民政府,日本鬼子侵略等不同的时期。1959年到北京路小学任教高年级语文。

我出生于1924年,经历了近一个世纪风风雨雨,亲历了北洋军阀混战、国民政府,日本鬼子侵略等不同的时期。1959年到北京路小学任教高年级语文。

杨作福

北京路小学是当时的一所非常的优秀小学,不但升学率一直领先,在音乐、体育、少先队活动等各方面都走在全市小学的前列。记得当时全国上下正掀起“学习普通话”的热潮,学校组织的一台推广普通话的文艺汇演,有朗诵、合唱等形式丰富,创意新颖,在社会上引起轰动,从此学校成为我区推广普通话的主阵地。学校的少先队活动也是异彩纷呈,如:爬山,访问老红军、劳模等,丰富了学生的学习生活,让孩子们开拓视野,增长见识,练就本领。

学校的教育教学研究也一直走在市区的前列,即使现在看来,我们的研究方式也毫不落伍。1977年,学校出了一节区作文公开课,要求体现教师的指导,批改和评讲。为了让学生能够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我们组织学生到汇泉太平山开展了一次“攻山头打沙袋”活动。学生写完后,教师选出了一篇优秀的作为进行了批改,然后拿到12中请中学的老师来看,他们非常惊讶:北京路的学生作文写得如此好。在课堂上老师用毛笔将这篇作文抄在大纸上,进行了精彩的展评,取了很好的效果。这次作文课同样为学校赢得了良好的声誉,附近的中学,1中、12中从此都喜欢收北京路小学的毕业生。

另外,学校还有一个学科非常的突出,也带动了学校的其他学科,那就是自然学科。从1980年开始,小学升初中要考自然,占50分。学校第一届参加自然学科升学考试的毕业学平均分虽然只有74分,但是已经在全区名列前茅,这一年的学校升学率也大大提高。那时候,还有回读的情况,其他兄弟学校有一个班的学生回读,而我们学校只有3、4个学生回读。渐渐的老师们自己动手制作教具,建起了具有一定规模的实验室,小尧、田家村等学校都请我们的老师去讲解教具的制作。

1983年青岛市成立了小学自然研究会,我代表市南区出课,当时讲的是《物质的秘密》一课,很多人劝我不要讲这课,因为分子、原子、电子对学生来说太抽象,又没有教具可以使用。但是大家的共同研讨,巧妙的设计教学过程,运用了学生生活中的香水、雪花膏、汽油、盐、糖、橡皮泥等,通过让学生闻一闻,尝一尝,运用电解仪,做简单的小实验,让学生体验到了分子、原子和电子的存在,这节课获得获得市里第一名好成绩。从此,北京路小学在历届省市自然学科的教学年会中,多次出课,老师们撰写的论文均荣获一等奖。还有多次承担经验交流、教材分析等任务。1987年我就接受了教材分析的任务,因为种种原因,时间紧任务重,8天的时间分析6课书的教材,而且有很多内容我也没有接触过。我8天8夜未合眼,强忍母亲去世的悲痛,逮蛐蛐、捉蚂蚱、种大蒜,终于圆满地完成了此项任务,最后在嘉峪关学校举行的省自然教学研讨会上发言,一上午的时间,中间只休息了十分钟,掌声不断。

我们的自然课的课堂不仅仅局限于实验,学校还经常组织学生进行野外实地考察,每次组织学生外出考察,我们的教师都要多次到考察地点进行踩点,回来绘制地图,让学生实地考察中获得了许多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从1981年开始学校的自然毕业考试成绩平均分从来没有低于96分,大大带动了学校的升学率。

85岁的我现在回想起学校的辉煌岁月,仍然是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当时我们的北京路小学,培育了无数的优秀人才,谱写了教育的辉煌篇章。

杨作福(青岛北京路小学退休教师,曾担任青岛市小学自然研究会理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林无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