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教育快讯 > 正文

李莉(1991届毕业生):忆母校被赞颂的美丽

核心提示: 记得那是1985年9月,七岁的我身背崭新的大书包跟在妈妈身后满心欢喜地走在上学路上。一位老爷爷上前跟我们打招呼:“这是去北京路小学吧?”

李莉

记得那是1985年9月,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七岁的我身背崭新的大书包跟在妈妈身后满心欢喜地走在上学路上。一位老爷爷上前跟我们打招呼:“这是去北京路小学吧?”看到妈妈点头默许的样子,老爷爷又情不自禁地感慨道:“那个学校好啊,我就是在那儿上的小学……”依稀记得,那位老人头发是白的,胡茬也是白的。他有多老?学校是不是比他还老?这些问题妈妈也不知道,她只是嘱咐我:“好好听老师的话,下午放学我去接你,明天开始你自己上学……”

我的小学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一年级的班主任姓邹,个子矮矮的我不敢抬头看老师,只记得她穿一条灰蓝色的裙子,走到每一个同学面前询问姓名。我说话声音小,老师没听清,她说:“小学生要大声说话。”从那以后,她对我说的最多的就是:“再大点声……”“要大胆举手回答问题……”“课文读得很清晰,声音要再响亮些……”慢慢地,我敢抬头看她了,慢慢地,我敢大声表达自己的看法了……

二、三年级时教我们的是一位宋老师。在当时的我看来,是最年轻最美丽,最时尚又充满活力的老师。她经常带着我们组织班级活动,联欢会上和我们一起载歌载舞,经常哼着“找啊找啊找朋友”的歌谣和我们玩一样的游戏。从她那里我们学会了平等相处,感受到友谊,享受着童年的快乐与幸福……

高年级的孙老师,认真严谨。1991学校改建,我们六年级级部搬迁到青岛芝罘路小学上学。环境的变化难免会带来同学们情绪上的浮躁,那时候的六年级还有考初中的升学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孙老师不放松每个同学的学习,课上认真教学,课下和大家谈心交流……外在的事物不要干扰内心的平实,这个道理很多年后我才懂得,但在当时孙老师却在以身示范。

还有音乐学科尹老师,不仅手风琴拉的极好,而且还持之以恒,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每个周日带领舞蹈队的练功;自然学科杨老师,一辈子爱教育爱学生,八十年代带领我们到双山进行自然学科实践,日看山川夜观星辰,堪称现代教育理念的开拓者;数学学科慧老师,极其严厉,每一个学生都怕她,但每个学生的数学成绩都在提高,一节课时间批出两个班的数学卷子是她的拿手绝活之一;大队辅导员孙老师,少先队活动开展的有声有色,学校鼓号队从无到有,参加市级比赛一次次取得优异成绩,身为鼓号队一员我记忆尤深……

我的小学生涯中接触最多的就是这些平平凡凡、默默无闻的老师们。他们性情各异,风格迥然,却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青岛北京路小学的老师!他们有一份共同的责任,将北京路小学多年来的治学传统延续下去;他们更有一份共同的期许,让教过的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天空……我想,已经步入耄耋之年的他们现在肯定可以自豪地说:我们做到了!

感谢北京路小学,给我人生最好的开启。一百二十年,不仅是一个数字,更是无数教育使者治学理念的烽火传递,是无数莘莘学子精神家园的启程之路,是学校未来发展的奠基之石……

假如时光能够倒流,我会跟第一天上学时遇到的那位老爷爷说:“您说的对,北京路小学真的好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林无双
0